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戈的行走书房

书也书不完

 
 
 
 
 
 

龙抬头

2014-3-2 15:21:11 阅读274 评论1 22014/03 Mar2

        二月二,龙抬头。
        今早起来,第一件事就是安排时间去理发。因为是星期天,又有这个二月初二,到理发店的时候,给我排到第五。发型师阿峰,是我和妻相对固定的师傅。今天不急,等。轮到我的时候,阿峰过来说,能不能再等一下,有个老板说赶时间。我说没问题。所以,一个上午,也就理了个发。
        讲易经的人说,潜龙勿用是等待机会。人不能总是等待而机会从来不至。该抬头就得抬头。
        休了一个月的寒假,上了两周的班。假期,我说自己是无所事事别有用心,其实是很享受的,享受围坐火炉的感觉,享受一家人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天南地北上下五千年,享受打电话刷微博

作者  | 2014-3-2 15:21:11 | 阅读(274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更新日志

2013-10-1 8:05:53 阅读250 评论1 12013/10 Oct1

    开始放假,一周,完全由自己来安排,突然发现,还真没那么多“非……不可”的事儿要做,遂觉轻松。
    心苦了一段时间,一个好兄弟溘然而逝。一帮兄弟一起前行,便如乘坐同一列高铁

作者  | 2013-10-1 8:05:53 | 阅读(250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绕口令

2013-8-17 11:51:13 阅读258 评论0 172013/08 Aug17

        一张白纸,没有负担,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,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。

        当初,你没有最新最美的文字好写,没有最新最美的图画好画,所以,你随手把这张白纸揉皱了,扔在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天,你心中似有波澜,想写点儿最新最美的文字,想画点儿最新最美的图画,找来了那张揉皱的白纸,用了很大的工夫,想还原它,弄平它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,这张白纸,已不是原来的那张了,已不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,也不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了。

       

作者  | 2013-8-17 11:51:13 | 阅读(25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继续休(修)

2013-7-25 11:19:06 阅读247 评论0 252013/07 July25

         昨天,完成体检。几个必检项目,要的时间并不多,此前担心排来排去的花时间,没发生。自己关心的几个指标,还好——没有更糟就是好了。最近比较注意少吃的问题,有效果,比如,脂肪肝,居然可以忽略了。大好啊。
        所以今早起床后,散步去,一身大汗淋漓,是另一种的痛快。
        车送修了。刚才断电一会儿,吓得不轻,假如说断的时间稍长一些,又没车,估计就须想另外的办法了。好在,老天开眼,我们小老百姓的要求真不高,大热天,别断电断水就行。
        说到车,昨天给逮个正着,忘了年检了,没办法, 要扣

作者  | 2013-7-25 11:19:06 | 阅读(24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操作字

2013-7-19 15:36:07 阅读292 评论0 192013/07 July19

        打小,自识字,可以阅读,到拿笔会写,对汉字,真有一份与生俱来的东西在,说不大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 很早以前吧,应该是在1975年左右,家里有《水浒传》,是那种现在不用了的简化字版,卷首有毛说的“水浒这部书,好就好在投降。做反面教材,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”那段话,这我记得很清楚。我认识的字,现在想来,在1000左右,还远远不够基本的阅读所需。但是,我硬是把《水浒传》看了下来,并且绝对不止一遍两遍,一百单八将,星宿绰号名姓,倒背如流,当然有的字,一直没认明白,比如一丈青扈三娘的扈,是到了上大学才知道读音的。为什么《水浒》读得下来,一是没什么好读的,突然有这么一本书,和平时听广播读教材大不一样,如获至宝。二是书里的人,写得好,活灵活现,扣人心弦,就是说好看,吸引人。

作者  | 2013-7-19 15:36:07 | 阅读(29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很享受

2013-7-17 9:46:49 阅读301 评论0 172013/07 July17

        一种期待,多样心情。男怕选错行,一旦做了这件事,还是得硬着头皮往下继续。按下不表。

        近来友朋相聚,多在说身体啊、老人啊,很多令人感伤,很多叫人无奈。有问候“近来好吗”,我总答,不更坏,就是很好。然而在是否“更坏”上,自己一没标准,二没勇气,所以没有“公理战胜”。还是有公理:我多次说,现代人,死于两种可能,一是吃死,一是吓死。注意多放在这两个字上,就不会“更坏”。

        阅读量大减,眼神不济了。配了两幅老花镜,还没到自如状态,有它,不习惯,没它呢,看不了。 曾经装腔作势的想过,最理想的生活状态

作者  | 2013-7-17 9:46:49 | 阅读(30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亮个相

2013-7-16 14:38:21 阅读288 评论1 162013/07 July16

        习惯了零零碎碎,把一切都作零碎观,都忘记了来一个囫囵个儿的梳理。

        好在,倒还没有膨胀到将自己的所有都肢解破碎的田地。不然,连想起在这儿写几句都没了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 自一年多以前,一口气写了《拉萨八年》后,自我满足了很长时间,觉得是完成了一次计划中的远足,很远,远到光是想想都心跳不已。所以,完成的时候,松一口气。这其中,想到而没做到的,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    巨大的收获是居然能透过文字,找到多年不见的老友。比如见到了陈非陈老师,见到了老马马升昌老哥,联系上了赵建忠,等等

作者  | 2013-7-16 14:38:21 | 阅读(288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拉萨八年(十)

2011-12-25 13:43:30 阅读772 评论8 252011/12 Dec25

 九、朋友间

 

        要是说“拉萨九年”,也说得过去,因为在九年差三个月的时候,我内调回了老家。很多东西感觉是留在拉萨了,但细想想,我们没有融入其中,即使再给十年八年,估计也是一样,都是过客。佘学先曾经有一个发在《芙蓉》上的中篇,《人不是候鸟》。这个标题,缘于常岩的一句话:人,都是他妈的候鸟。

        常岩、刘峰、李知宝,是当年一中的美术老师。常岩在语言上有超级能力,中原人士,能讲四川话(他老婆是四川人),能讲长沙话,尤其是,模仿什么像什么。还是住筒子楼的时候,一次在曹明贵那儿喝酒,酒酣,常岩突然哭起来了,哭得很伤心,嘴里念叨着:哥们小三十了,哥们还孤身一人啊。人啊,都是他妈的候鸟啊。在场的,差不多都已喝大,歪歪倒倒,床上,卡垫上。谁也没在意常岩哭完了没有。第二天一早,我看见曹明贵房子一面白墙上,画满了老鼠,少说也有一百只,各具形态,男女老幼都有。画中,赫然题着“浩气长存”四个字,是常岩的手笔。

作者  | 2011-12-25 13:43:30 | 阅读(772) |评论(8) | 阅读全文>>

半吊子不丢人

2011-12-5 15:58:18 阅读212 评论0 52011/12 Dec5

        不完善、不彻底,应该是绝大多数人的宿命。但凡是对自己的人生有点想法的,多半最终落得个半吊子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,半吊子一点儿也不丢人。

        假如一个人是很多方面的半吊子,说明什么呢?说明,他在很多领域做过尝试。同理,假如谁谁谁别人绝对不会说他是半吊子,说明这人从来就没有在可以旁触的领域试过水,甚至在自己的那块天地里也乏善可陈呢。

        当然,我们不能把自己搞成彻底的半吊子,吃饭穿衣种地做工写字唱歌谈对象耍流氓……总得会一样才好。

作者  | 2011-12-5 15:58:18 | 阅读(21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无处藏身

2011-11-29 10:17:24 阅读205 评论1 292011/11 Nov29

        非常不情愿想起小时候生病的经验。同单元楼有人搞装修,电锤的撞击声,把我逼得没处躲闪了 。打开音响,压不下去,你越高,他更高,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才想起从前生病的经验来。我的身体素质也许先天不足,先天不足,和母亲怀我时年轻没关,但肯定与当时生活和卫生状况有关,这事,怪不了任何人。感冒发烧,几乎是常事,如果不是烧得红炭一般,没人注意;注意了,又能怎样?大队有医疗室,我的印象中,发烧在那里能得到的治疗,就是几片阿司匹林。再厉害些,就要上公社卫生院,在八里路以外。很少听说有人得病了上公社的,反正我知道的很少,除非要动刀。 一般的发冷发热,捱几天,自然就过去了。现在说抗生素滥用,还算是进步的,有抗生素用。那时,打青霉素链霉素,不得了。所以,我的感冒发烧,多是硬扛的。

作者  | 2011-11-29 10:17:24 | 阅读(205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就这么怀旧

2011-11-24 9:46:53 阅读194 评论1 242011/11 Nov24

        天冷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打开音乐,听的是邓丽君的歌儿。几十年,听不厌。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另外唱歌唱成这样的,让人可以一辈子听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多年以前,一个朋友拿出半年多工资收入,托人弄了一张电器票,买了一台“夏普”收录电唱机,可播放盒带,可收音,还能放唱片。有一个大大的功放器,四个音箱。我帮他把设备搬回家。住的是平房,我们把包装一一拆开,分别安装。为了显摆,我们把音箱挂到门前的小树上,开足音量,在下午的骄阳下,播放邓丽君的唱片。一会儿一阵大雨——就是所谓“太阳雨”——袭来,没有预兆。干脆,我们迎着阳光和雨点,还有加入进

作者  | 2011-11-24 9:46:53 | 阅读(194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什么都想不起来了

2011-11-20 4:02:24 阅读154 评论0 202011/11 Nov20

        偶尔点开草稿箱,见里面躺着一个标题:“探微与窥隐”。于是就想啊想,为什么要写这几个字呢,而且用这样的句式显然是想说说什么关联的,但究竟是什么事情让我有了这样的想法,有些什么具体的例证……一应想不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个老同学,见到几次了,在说到他女儿的某件事或者说某一个经历的时候,总会泪流满面。我当面询问过到底怎么回事。今天又想起这个画面,就是他摘下眼镜抹泪的一幕。于是就想,到底是什么事呢?想了很久,甚至都想到最后不知道要想什么了,还是没有想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备课时候,顺手写下杜甫《望岳》(二),在“齐鲁青未了”和“阴阳割昏晓”之间的那一句

作者  | 2011-11-20 4:02:24 | 阅读(15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关你的注

2011-11-17 9:21:31 阅读176 评论0 172011/11 Nov17

        我们就是互联网。就这么冷酷,没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 我真的从不看报纸杂志,更别说花钱订阅了。这份怪癖自有来历,不说它。然而,我会想办法弥补阅读的缺失:隔几个月,花上三十块钱,在期刊网上买下包月,三十天内,把乌七八糟的杂志期刊过期刊一古脑儿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微博也很好,好就好在热热闹闹的,从几句话就大致知道了发生过什么事,这些资讯,差不多够了。再多,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,不能相信任何人吹出来的任何牛,更别信自己吹的。要是当了真,没法活了。

作者  | 2011-11-17 9:21:31 | 阅读(17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装师傅与疗伤

2011-6-20 9:07:26 阅读147 评论0 202011/06 June20

    好几个月没在这里写字了。眼看着一学期就要过去,虽然我实际的时间概念里没有多少假期不假期的问题,但还是希望放假的。

    这几个月都干了啥?

    好为人师,在我们家乡话里,就是“装师傅”,啥事都充内行。这一点,自己是希望改一改的,有没有一些改变?不知道。但我知道,时时在提醒自己:“闭嘴”。需要有些过程,所以也就时不时还是会犯傻,说一些难听的话,尽管早就过了因说话而懊悔的年纪,但是看见人家难受,自己也不会开心了。

    眼睛花了。跑眼镜店,验光,人家说,还可以等一等。那就等一等,反正眼睛好的时候也没看几页书,不看也清闲。身体是自己的,例行的查,因为医院这个行当,我们不好怎么说,谁都有可能着它的道儿

作者  | 2011-6-20 9:07:26 | 阅读(14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搞一搞

2011-2-15 10:10:57 阅读187 评论0 152011/02 Feb15

        今天正月十三,等两天,最后一哆嗦,十五,年就过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过年的意义无须挖掘,集中的爆发,让人心里有依靠,有盼头。

        种种原因,今年过年没怎么喝酒,喝也不多。喝酒它本来就是一门艺术,艺术,是要搞一搞的。所以,搞,就很重要。搞舒服,搞得大家开心,是关键所在。延伸开去,什么事,重在搞一搞。拿着捏着、掖着藏着,都不行,算不得入门,或者说动机不纯,别有用心,居心叵测。当然,放开搞,难了,岁月催人老,不服不行啊。即使这样,搞的念头,不能没有。讲究淡定,也还是要淡定地搞。淡定地搞却是很高的境界,不以物喜以人喜,不以己悲以他悲,想不和谐都难。

作者  | 2011-2-15 10:10:57 | 阅读(18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志分类

 
 
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

登录  
 加关注